深圳路外网 >> 育儿 > 多余的“牌子”正在压垮学术生态|科学精神名家谈

多余的“牌子”正在压垮学术生态|科学精神名家谈

时间:2019-09-11 来源:深圳路外网 浏览:515次

某某发展中心、某某创新基地、某某重点实验室、某某研究会……现在,科研单位门口挂着金色银色的金属牌子若干,基本算是标配;科研人员写文章,署名后面也常常跟上三四个机构名称,以示重量级。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各种名目的“牌子”在学界流行开来,一发不可收拾。

商业银行只需要将资金存入准备金账户就能至少按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获得利息收入。因此正常情况下,包括DR001在内的货币市场利率都应该高于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具体幅度则取决于当时货币市场的供求情况。

刘兵:一方面,设了机构,挂了牌子,就有了若干个岗位,特别是带有职务的岗位,从行政角度讲领导就多了,这就满足了一些人员的任职需求;另一方面,这基地、那中心、各种实验室等也是科研单位的重要考核指标,多多益善。所以,“牌子”对于科研单位来说,科研之外的用处很大。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近期的一份报告《2018年OECD的税收政策改革》揭示了发达国家近期采取的措施,并对其未来的计划进行了前瞻。该报告表明,澳大利亚、英国和希腊都宣布了降低本国公司所得税税率的计划。其他几个国家也采取了渐进的方式,处于落实削减本国公司所得税税率的进程中。

本报记者杨雪

今年两院院士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提到了“牌子多”的现象。在清华大学科学技术与社会研究所教授刘兵看来,目前的“牌子多”,对开展科研工作总体上是弊大于利的。青年科学家社会责任联盟理事长、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郑永春认为,当牌子带着资源而来,大家都忙着抢“牌子”,其实是在分资源,会严重影响整个学术生态。

郑永春:“牌子”问题实际上指向的是资源分配问题,即谁来分配、怎么分配。科研领域的事应按照科研规律来办,科技创新的需求源自社会,科技创新的活力源自民间,科技创新的动力在于基层一线。科研主管部门按照学科领域和方向进行分配,不应介入到具体项目的分配中。要抓好学会、学术委员会的秘书处,让科学家团体发挥作用,就科学事务进行自主决策。

记者:杨媛媛、赵悦

科技日报:为什么会出现“牌子多”现象,其中有什么利益纠葛?

在都柏林理工学院任教数学的Qi Wang,一边逛街一边接受了采访。他认为Capel抑或Parnell,哪一个街区被冠以都柏林华埠的名衔都没所谓,“华人在区内业已存在,所以,华埠冠名其实对旅客和爱尔兰人来说才是重要。”

科技日报:“牌子多”如何解决,有什么建议?

《意见》明确了社会高度关注、公益色彩浓厚的7个社会公益事业建设领域为公开重点。一是脱贫攻坚领域,要求及时向社会公开扶贫政策,扶贫规划,扶贫项目名称、资金来源、实施期限、预期目标、实施结果、实施单位及责任人、举报电话、检查验收结果等信息,向特定区域特定群体公开贫困识别、贫困退出、扶贫资金分配和使用情况、帮扶责任人、扶贫成效等信息。二是社会救助和社会福利领域,要求全面公开救助对象认定、救助标准,福利补贴申领及申请审批程序等相关政策,有针对性地公开救助款物的管理使用、福利补贴发放等情况。三是教育领域,要求重点公开相关政策、发展规划、经费投入和使用、困难学生资助实施情况等信息。四是基本医疗卫生领域,要求重点公开重大疾病预防控制、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等信息,大力开展健康科普,用现代医学知识为人民群众提供健康服务。五是环境保护领域,要求重点公开环境污染防治和生态保护政策措施、实施效果,污染源监测及减排等信息,健全环保信息强制性披露制度。六是灾害事故救援领域,要求准确及时发布各类突发事件的应急处置与救援等工作情况及动态信息,推动公开救助款物和捐赠款物数量及使用情况等信息。七是公共文化体育领域,要求大力推进公共文化体育服务保障政策、设施建设和使用等信息公开。

从股市联动的角度来看,中国与美国的股市表现出一定的联动性,特别是随着A股境外投资者占比不断提升,A股与海外股市尤其与美股的联动性进一步提高。从这个角度来看,对于A股投资者来说,未来美债走势对美股的影响无疑更值得关注。

科技日报:结合您的感受,谈谈“牌子多”现象。

刘兵:牌子,即机构的合法名称。现在,高校、科研院所里有名目的机构特别多,所以大家普遍感觉到牌子多。但实际上,所谓“牌子多”并非绝对,比如,仍有一些十分有必要存在的机构到现在还没出现。而之所以感觉牌子多,是因为很多机构的存在不一定有那么大的必要性,有些甚至是重复的。

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中国特色大国外交就是要推动构建新型国际关系,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意大利前总理达莱马认为,中国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主张,契合世界各国的长远利益和各国人民的普遍诉求。

马斐森在写给港大员工的一封邮件中表示,作出这个决定是出于个人原因,也经过了与家人的大量讨论。他将在离任后任职英国爱丁堡大学校长。

郑永春:牌子的背后是资源的分配,多一块牌子就等于多一份资源。如果是市场化的机构,牌子多一些也无妨,他们都要自负盈亏,自谋生路。但如果是事业单位和官方机构,牌子多不是好事情,而且会导致科研人员和科研机构的行政化倾向,个人会追求职务和头衔,机构会追求级别和门面。

实际上,挂牌子本身并不是容易的事。但因为有这种刚需,拥有审核、批准设立“牌子”的部门就掌握了控制挂牌的某种权力,随之则是寻租的可能。如此一来,这种“牌子多”的基础就更牢固。

科技日报:“牌子”对科研工作有哪些影响?“牌子多”会带来什么问题?

余女士说,他哥哥是自贡人,几年前在成都做生意时买了车,之后回了自贡,忘了缴纳五路一桥费,收到短信通知后,立即让她帮忙来补缴了。

多余的“牌子”催生不正当竞争

编辑 | 陆琪

牌子挂钩“名”和“利”

切断“牌子的诱惑”,回归科研规律

郑永春:分资源本来也无可厚非,如果资源能对应到与科研相关的事和人,那也没什么问题。但现实情况往往是资源只有那么多,资源分配看似公开公平,但实际上打招呼、递条子的仍然很多,存在不正当竞争,进而影响学术生态。这与国家最近大力倡导的科学精神是矛盾的。做学问要甘坐冷板凳,健康的学术生态,需要科学家静下来、稳下来、慢下来。而处于当下这种生态,机构抢牌子,个人抢帽子,很可能坐了十年冷板凳,“牌子”和“帽子”早就已经没了。

刘兵:其实,无论牌子多与少,关键要看这块牌子到底是为什么而设置、是否有利于科研工作的开展。追根溯源,那些多余的、低效的牌子背后基本上是一种不必要的行政化。首先在这方面要下决心、下狠心改革,踏出真正让“牌子”有利于科研工作、服务于学科发展的第一步。

刘兵:挂牌子有很多种情况,其影响也要分类讨论。比如,因国际合作需要可能会设置一些象征意义的机构,只要有利于工作的开展,就是合理的。但为解决人员任职安排、或考核需要设置机构,不仅因不必要的行政事务占用了人力物力,增加的管理障碍还不利于科研工作的开展。

郑永春:有些时候,是一套人马挂几块牌子,机构本身没有增加。其实,只要牌子与机构、事、人都能联系起来,就不会显得多余。实际上大家说的“牌子多”,主要是带资源的牌子多。

第十五条 长期科研基地可以根据科学研究需要适当自主调整森林资源,但需依法办理有关行政许可或者其他法定手续。

“牌子多”并非绝对

沙特方面表示,多个政府部门共同参与了此次行动。(完)

迷雾天气,能见度低。当日6时许,S32申嘉湖高速浦东机场方向发生多起追尾事故。据警方现场勘查,事故车辆共20余辆。据媒体报道,目前车祸已导致3人死亡,9人送医。一辆装有二甲基甲酰胺的槽罐车发生侧翻,但所幸未发生泄漏。消防、公安等正在现场抢险。

特殊情况下,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可直接发布各类级别预警信息。广播、电视、报刊、互联网等媒体和基础电信运营企业,在接到预警信息15分钟内,应准确、无偿播发或刊载预警信息。各基础电信运营企业应当按要求在全网或指定区域第一时间发布预警信息。

编辑 余孟祥

4、检查城市、农田、鱼塘排水系统,做好排涝准备

标签:a
进入论坛 字体设置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工作邮箱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Copyright©2006-2019 深圳路外网 cigarbarz.com. All rights reserved.